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品牌文化 > 更名典故

更名典故—治愈杨虎城腰疾

西安古城有一段杏林佳话,将军的随口一言,竟然成就了一家传承至今的西安老字号。
事情要追溯到民国二十五年(1936年),当时政局动荡,驻守古城西安的爱国将领杨虎城为保一方百姓生计,终日操劳,不幸腰疾发作,疼痛难忍,以至卧床不起。后经好友推荐,求医于城内“马氏药铺”的马明仁先生。马明仁先生亲自上门诊断,以家传膏药治之,杨将军的腰疾大为好转。
几日后,杨将军坚持要登门致谢,进门便高声赞誉:“喝五日汤药,不如一贴马明仁膏药”。话音刚落,侍从便拿出预先备好的厚礼相送,马明仁先生见状赶忙谢绝,回应道:“将军为国操劳成疾,伯毅(马明仁,字伯毅)能医已甚幸,何以言谢!”
杨将军甚为感动,只是不解为何“马氏药铺”在西安城内经营已有数十年,但若不是好友推荐,竟差点错过这次的膏药良方,感叹到“天下马氏何其多?若叫马明仁膏药铺,患者就更容易寻访了。”
马明仁先生深感如此。既然城中百姓已盛传“马明仁膏药”的称呼,而不提马氏药铺之名,为何不就此更名!杨将军的善意点拨,从此便在西安坊间流传开来,并最终成为一段杏林更名的佳话。


更名后的“马明仁膏药铺”,不但是西安古城内第一家以膏药命名的药铺,而且从此专职以“内病外治”的家传膏药为主,继承先辈马六懿(清代咸丰年间名医)的膏药制作技艺,为西安城内的百姓解除病苦,并传承至今。



于右任先生为老西安马明仁膏药题字

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马明仁膏药,在古城西安已经营百年,其家族世代遵循着“仁心孝世”的家训。但这四个字的背后,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家国历史与记忆。
故事要回溯到1937年的日本全面侵华战争。同年,日军即开始对西安进行侦查和轰炸,特别是从1938年日军在山西运城建立航空基地后,对西安的空袭活动便更加频繁和猖狂,并持续了七年之久。日军的大轰炸对古城西安及百姓造成了惨痛的灾难,据公开统计数据,累计伤亡人数超过3400余人,毁坏房屋超过6700余间。
轰炸中,“马明仁膏药铺”也终难幸免,店铺及药材器具尽皆焚毁。面对此境,马明仁先生痛心疾首。但国难当头,马氏家族只能一方面亲往太白山收集药材,重整膏药铺;另一面,以所剩财物购置救灾物品,收留周边受灾民众。
由于马明仁先生医术精湛、乐善好施,且曾为杨虎城将军治愈腰疾,周边乡邻便推举其居中统筹协调救灾事宜。期间,马氏家族尽力施救,“治病之余,分文不取,以致布衣蔬食常至断炊”。
民国二十八年(1939年),时任监察院长的于右任先生回乡探亲,听闻此事,又得知马明仁出身陕西眉县,连连感叹其有“张子之风(张子即张载,眉县横渠人)”,便特意赶到重新开张的马明仁膏药铺,称赞道:“素闻马氏先祖有‘仁心孝世’一训,而作为后辈子孙,能让上门病患先试后买,对穷苦孤老不取分毫,对权贵高位不卑不亢,对贪官恶霸不治不医,这次又义救灾难百姓。以爱己之心爱人,则尽仁!(张载名句)”



言罢兴起,于右任先生当场挥毫,为马明仁膏药铺重新题写了“仁心孝世”四字,并制成牌匾相赠。 
不幸的是,于右任先生的此次亲题与对应匾额,于文革期间尽毁,让人叹扼唏嘘。但是,于右任先生为马明仁膏药铺重题“仁心孝世”的故事,在古城西安百姓中流传开来,成为一段家国历史与老西安的共同记忆。